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老田|關于土改的政治與經濟含量——后革命的解釋路數是如何遮蔽政治的

                        老田 · 2022-08-02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小資書生可能更喜歡具有確定性的知識,這就與政治家的眼光,看重的方向和地方就很不一樣,對于資源再分配這樣的確定性很強,且易于進行剝削比例進行等級化和模型化的解釋因子,就格外重視,而毛教員則反過來,格外重視那些難于模型化的政治內涵。

                          一些還肯定中國革命及其精神遺產的人,也往往會選擇忽視革命進程的階級政治內涵,這一方面反映了中國革命解釋權“長期旁落”的結果——這個1980年代興起的后革命解釋路數選擇以經濟遮蔽或者淹沒政治內涵,另一方面也揭示出如何理解和解釋中國革命,本身就是一個意識形態斗爭領域。如果不能夠從這里完成思想突圍,就很難如其所是地理解革命的精神遺產,也很難理解真正的毛澤東思想。

                          具體到土改問題上,很多人就往往過分突出其(土地等)經濟資源再分配以及平等內涵,忽視了組織農民群眾進行斗爭,并據以進行新的領導權建設的更重要方面。應該說,無視土改過程中間的領導權建設內涵,或者徹底抽掉新民主主義革命政治要以“勞動群眾的政治領導權”為基礎,都是基于后革命解釋而形成與毛教員的不同政見。無視領導權的存在及其運作要求,反過來會徹底抽掉毛時代的解放政治內涵,諸如工農聯盟和人民民主問題,都會給予徹底否定,這些應該說都是一個系列的告別革命策略——否認革命政治的內涵然后說革命政治都是空想,從來沒有實現過也永遠實現不了。

                          一、如何理解土改的政治含量?

                          土改的政治含量大于經濟含量,透過土改去組織群眾(組織在農會里,選擇得力的干部)和覺悟群眾(討論誰養活誰),在政治上提高一些人同時壓低另外一些人,實現組織和輿論優勢的轉換;基于分田分地的資源平等,確實事關每一個人,足以吸引人們的高度關注,但這不是最重要的,毛教員說分田沒有什么奇怪麥克阿瑟和拿破侖都分過田,共產黨最大的不同是拿分田進行徹底的群眾組織與動員工作,此后,群眾的大多數有了方向性和選擇性——知道了誰跟誰好、應該支持誰,這個才關鍵。

                          土改之后,農村系列的重大政策,例如統購統銷與合作化,都對農村中間的富裕群體不利——徹底斷掉了他們沿著舊有的通道上升為地主富農的可能,但是,土改時期確立的鄉村權力結構和輿論優勢,自身就有足夠力量抑制這部分潛在反對力量,故土改后農村政策的推行相對順利。

                          大體而言,透過工作隊領導的群眾性斗爭,確立了勞動群眾的政治領導權,這個領導權一定會包括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是組織起來,改變一盤散沙的狀態形成組織優勢,二是需要進行觀念權力的顛覆——此后有利于大多數人而不利于舊統治者。這兩個方面合起來,就是群眾的智慧與力量所在,也是新的領導權代替舊領導權起作用的地方,還會為新的社會改造提供動力和能量。

                          在顛覆觀念權力方面,存在著多個梯度的進步空間:最低限度是重新定義好人與壞人——斗地主中間也往往會出現道德揭穿和批判,中間狀態是確立新的價值觀——逐步走向好壞對錯以新的標準來判斷——最初階段要重新設立大多數人都接受的“肯定清單”和“否定清單”,最高層次則意味著一種新的意識形態領導權出現和起作用——這大體上相當于毛教員所說的“政治戰線與思想戰線的社會主義革命”的接近完成時。

                          在觀念權力起作用的反面,是人民群眾的覺悟過程——掙脫肯定舊統治者或者不合理現實的意識形態或者觀念權力的桎梏,實現覺醒,對不合理現實逐步產生了批判性,這個其實就是《五七指示》中間所說的工農商學兵都“要批判資產階級”,這個說明,毛教員對于公有制社會內部的人民覺悟和批判性,一直是嫌棄其太低,所以往往需要進行動員和號召。

                          當然,就經濟內涵而言,民主革命以及分田的制度變革內涵,還處在舊制度范圍內,但是,就其政治領導權建設而言,就已經是一種不符合私有制的上層建筑了——還是一種在經濟基礎內部直接就要起作用的上層建筑因素,“我們說,新民主主義是無產階級領導的資產階級民主主義革命,只觸動地主、買辦資產階級,并不觸動民族資產階級。分土地給農民,是把封建地主的所有制改變為農民個體所有制,這還是資產階級革命范疇的。分地并不奇怪,麥克阿瑟在日本分過地。拿破侖也分過。土改不能消滅資本主義,不能到社會主義。”“有些地區是和平土改,土改工作隊很弱,現在看來問題不少。”【毛澤東:關于哲學問題的講話(一九六四年八月十八日)】

                          毛教員格外重視在民主改革時期的領導權建設成就,工作隊下去是否充分發動了和組織了群眾,非常重要;近乎把那個視為領導權建設易于取得成效的最好時機——似乎一次錯過就難于彌補——和平土改當然也屬于浪費了領導權建設的良機。

                          過分強調或者只強調分田的經濟激勵作用,是秦暉和吳思等公知宣傳的觀點,說土共以富人的資財作為激勵因素,誘導農民革命,而接受了分田分地的農民,還相當于是繳納了“投名狀”——就把自己綁上了共產黨的戰車。似乎,物質刺激自身就起到了決定作用,錢可以役鬼通神。對于這個,毛教員明確表達過不同的看法:“教科書中說:‘從富農那里沒收來交給貧農和中農的土地’。這說明他們的辦法是政府沒收,然后由政府把土地分給農民,這是一種恩賜的觀點,不搞階級斗爭,不搞群眾運動。這種觀點,實際上是一種右傾觀點。我們的辦法和他們不同。我們是依靠貧農,使貧農和下中農聯合起來,向地主階級奪取土地。具體做法是:訪貧問苦,發現積極分子,團結核心,進行訴苦,組織階級隊伍,開展階級斗爭。在整個過程中,黨起引導的作用,反對包辦代替。在解放戰爭中,我們對大批俘虜兵的改造,也采取訴苦的辦法。這種辦法,我們現在一直還在采取,發展為回憶對比。”【毛澤東:讀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批注與談話,三、民主革命】

                          二、經濟基礎在何種條件下決定政治或者能夠說明政治

                          有人認為經濟基礎對于政治具有決定性,應該說,經濟地位能夠決定政治地位的狀況,是私有制條件下才能夠成立的。革命時期則相反,是政治領導權反過來作用于經濟資源及其地位的再分配過程,湖南農民運動期間能夠干成的十四件大事,都是新形成的政治力量有效地干預了(舊日)經濟優勢的結果。

                          毛教員還說過:“首先制造輿論,奪取政權,然后解決所有制問題,再大大發展生產力,這是一般規律。……一切革命的歷史都證明,并不是先有充分發展的新生產力,然后才改造落后的生產關系,而是要首先造成輿論,進行革命,奪取政權,才有可能消滅舊的生產關系。消滅了舊的生產關系,確立了新的生產關系,這樣就為新的生產力的發展開辟了道路。”【毛澤東:讀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批注和談話,四、無產階級革命與無產階級專政】

                          佩里·安德森在《絕對主義國家系譜》一書《前言》中間說:“十分有必要重提歷史唯物主義的一個基本原理:階級之間的長期斗爭最終是在社會的政治層面——而不是在經濟或文化層面——得到解決。換言之,要階級存在,國家的形成和瓦解就是生產關系重大變遷的標志。”這個說法格外強調了政治因素尤其是國家的中心性地位,毛教員的說法更具有實踐性和經驗性,他從制造輿論和早就新的意識形態領導權說起,談到奪取政權及其后的生產關系大幅度改變,最后作用于生產力發展,這在一定程度上,較為全面地呈現了中國革命進程中間的關鍵政治要素,這個革命路線在很大程度上也體現毛澤東思想的政治維度,而進行各種去政治化的解讀和解釋,反倒是別種政治侵入和把控“革命政治解釋權”的結果。

                          一些還愿意肯定中國革命精神遺產的人士,也往往完全無視領導權問題,顯然,這是接受了一種去政治化的理解,與1980年代以來的官方“經濟主義解釋”關聯度更高些。其實,把勞動群眾組織起來干革命,其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對“勞動群眾的政治領導權”的政治建設建設,列寧稱之為無產階級專政(與統治階級的資產階級專政相對應),毛教員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間,從經驗上提煉出來的,就是一個入門級的無產階級專政的實踐形態,這個屬于把舊社會勞動人民的不滿意現狀這樣的政治勢能,轉化為政治動能去改造世界的關鍵,領導權問題或者政治掛帥,才是毛教員思想的核心與關鍵。

                          在對生產關系進行規范性的理論闡釋之外,美國社會學家麥克·布洛維“長期在工廠蹲點”的經驗研究顯示:在工廠這樣的生產關系成立的場所,并非是一個純粹經濟關系成立的場所,還存在著內部國家與內部意識形態;從這個角度回顧,上層建筑對于經濟基礎的反作用,并非生產關系發生的場所之外,用另外的方式進行,而是直接進入生產關系的第一現場去參與反作用的。

                          所以,一些人談到生產關系,就往往不自覺地按照概念區分——似乎是概念規定著現實而不是相反,一定要排斥其內在的政治含量——勞動群眾的政治領導權。如果排斥這個,在后續政治歷史觀察中間,無從識別公有制社會有沒有反對“勞動群眾政治領導權”的人,也說不清有無走資派——這個派別的最初表現不是搞私有制(這是未來的最后階段選項),首先的政策主張或者實踐是反對勞動群眾的政治領導權——通常會表現為對強化管理權并讓少數人壟斷起來去逼迫勞動者多干活感興趣,據說這樣有利于促進企業效益和生產力發展,這個被稱為資產階級法權(一種非無產階級的政治想象力)。

                          而在向前追尋革命歷史過程中間,探尋生產關系新的實現路徑,總是與具體的干群關系和管理權力運用相關,而毛教員在革命時代,對此有了革命性的創造,從三灣改編到后來的鞍鋼憲法,都是強調兼容勞動者的政治主體性的新路線——所謂毛主席革命路線,在面對面的管理與權力關系中間,在第一管理現場內部就引入革命性的政治內涵。紅軍中間的官兵平等,后來發展為三大民主,這些,都是把管理權對被管理者開放,同時,還搭配了一個周期性的整風來落實反向的批評權。如同一些人愿意強調的,要搞好勞動過程中間的“相互關系”,這才是毛教員的著重點。

                          一句話,生產關系內部,必須納入勞動群眾政治領導權的內容,建國初期,遍布城鄉的民主改革,以及宣傳上的反封建內容,多在于打破對管理權的壟斷及其對勞動者的各種壓迫和榨取,讓組織起來的有覺悟群眾,對新的生產關系起到支撐作用——其改革內容就是把這個部分的政治含量輸入進去;而公有制的正常運作,也需要這樣的群眾化的政治條件,否則就會趨于瓦解。1980年代的改革從強化管理權開始,以國企瀕于滅絕告終,不是沒有內在原因的。

                          三、抽象批判與具體批判的相互關系問題

                          在馬列毛的思想系列中間,馬克思從政治經濟學批判入手,對于一切剝削制度都進行了批判,這個近乎對一切統治階級都有效的批判,可以稱之為抽象批判;而列寧則轉入對沙俄統治階級的政治與軍事斗爭過程,他很強大無產階級專政——這是需要針對統治階級的專政樣式和內容,有針對性提出如何覺悟和組織大多數勞動者的關鍵點問題。他批判考茨基,說他是無產階級革命的叛徒,依據不在于用不同的方式理解馬克思的思想,而關鍵則在于需要就領導權問題切入,化社會勢能為政治動能,據以改造舊世界。而領導權或者專政的概念,則功能性地對應著勞動者階級的覺悟與有組織斗爭能力,這個才是展開對一個具體統治階級進行批判的關鍵。

                          另外,毛教員與王明宗派的爭論,其中一個核心問題,也是我們反復爭論過的內容:到底是以新的領導權建設為中心,去應用馬克思主義?還是反過來,是以馬克思主義的生產關系與階級分析,去推導政治斗爭的路線與策略?毛教員的觀點是以領導權問題為核心,去應用馬克思主義理論,毛教員的文章寫法,就是以生產關系或者階級地位分析去尋找關鍵行動者的策略選擇集合,目的是為領導權建設服務,只有這樣,馬克思主義才成為行動的指南而非教條。

                          馬克思從政治經濟學批判出發,最終否定了階級壓迫與經濟剝削制度,這樣的指向顯然是與最高目標實現有關的終極目標。如果簡單搬來指導現實的斗爭與批判的武器,就會如同純左們所操持的那樣:在階級和民族消亡的邊界線上去劃分左右,最后發現近乎要反對現實中間的一切,其結果,發現全社會就沒有幾個純左,他們第一問題意識就是要對群眾糾偏,在左圈內打碼頭——如同王明宗派當年所做的那樣,而非與針對統治者的現實狀況去角力,最后自己發現也只能夠去太虛幻境里呆著。

                          王明在其名作《為中共更加布爾什維克化而斗爭》中間,從西方國家的大蕭條講起,還概述了國內外種種形勢及其所蘊含的潛在可能性,但是,始終無法精確錨定“如何把可能變為現實”的路徑,結果就只能夠落腳到共產國際以及一些領導人的壟斷,吹毛求疵地追問誰更與這些論斷,保持了高度一致——是他王明而非李立三,在此種文風或者證據與結論排列關系的背后,最后實際上只剩下了組織觀念——誰支持或者反對國際路線,現實中間種種真正的利害關系盡在觀察范圍之外,也因為如此,這就“創造性”地和“反現實地”,以各種據說被精確界定的可能性,去反對“把可能變為現實”的務實路徑——領導權建設及其對內和對外實現路徑。

                          說土共很多內容從蘇共那兒來,這個當然部分符合事實。在領導權問題上,則恰好相反,蘇共就很少搞群眾性的領導權建設,更強調自上而下的行政指令與一致,這是兩黨分歧的起點和最基礎內容所在,毛教員在內部講話中間批評過斯大林“技術決定一切、干部決定一切”,就是兩黨在領導權問題的實踐深度差別所致。1946年兩黨干部在大連相遇,相互看不順眼,蘇軍軍官覺得土共缺乏正規化思維,土共干部覺得蘇軍干部沒有絲毫群眾觀點和特權等級化嚴重,據訪談柳運光所知:他們也不得不搞些正規化的東西(例如成立了大蓋帽警察而非民兵),結果大批解放區干部途徑大連去東北,狠批“三光搞了個四不像”(三光是指韓光、吳子光和柳運光)。而王明與毛教員的爭論,一定程度上從屬于蘇共與中共的差距與分歧。

                          四、馬列毛為什么需要在社會科學語言層次重新進行講述

                          可能恰好相反,必須要以社會科學的語言,去重新講述馬列毛的理論,要不然,相當于退出了意識形態的核心戰場,變成了那種“馬列主義不戰斗”的狀況——學院派馬克思主義今日就是操持著這種從概念到概念、從書本到書本的紙面循環。

                          1980年代以降,主導性的意識形態生產,從方法論層次的語言,轉換為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這樣的社會科學語言,包括采用管理學等中間層次的學科與概念,如果繼續以方法論層次的概念和語言去講述,就與受過大學教育生產性格式化的年輕人對不上話了。

                          而且,在革命年代,隊伍內部具有共識或者大方向一致,在毛時代,社會分化程度不嚴重;相對不那么精確的宏觀語言,能夠獲得較好的交流效果,今日這個基礎性的條件已經不存在了,跟隨利益分化與對立程度的加深,分析性的語言要向清晰明確的中間層次下降,同時還需要回應從經驗上升的思考路徑。

                          還有就是,左翼思想的進步,是否需要一個學術性的對話層次或者平臺,如果需要,基于社會科學層次的語言平臺,也是絕對必需的。在這個地方,毛時代追求知識分子與勞動人民相結合,如果在社會科學層次上,實現了真正的為大多數勞動人民而學術的有機知識分子路徑,至少,是加強了結合的自覺性和主動性。

                          所以,社會科學的知識積累過程,雖然最初是在西方的大學體制內部完成的,承載著部分的意識形態功能之外,也還有其經驗基礎和規律性的內容,而意識形態功能與服務方向并不是絕對不能夠轉變的。美國左翼學者保羅·斯威齊在評述馬克思的思想來源時指出:馬克思主義主義的三個實現來源,德國古典哲學、英國古典政治經濟學和法國空想社會主義,都不是激進思想資源,經過馬克思的綜合之后,就成了革命思想。

                          五、小資與政治家看問題的差異所在

                          毛教員曾經批評某人是“書生辦報”不是政治家辦報,在一定程度上,把書生提升到政治家就要完成根本性的世界觀轉變,而書生辦報的政治含量接近于無——所以又說他是“死人辦報”??雌饋?,這是在批評下屬,但是,書生與政治家的差別確實有點大。

                          有關領導權問題,在一些小資書生眼里是看不見的,但是,需要把社會勢能轉化為動能的努力,這個功能性的作用,是絕對必需和不可替代的。對此,列寧稱之為無產階級專政(這個詞匯是針對資專反向定義的,在實踐之先的辯論中間提出來的,其經驗基礎不夠厚實),而毛教員雖然自己沒有創造新的概念,但是他所強調的政治掛帥、無產階級政治以及階級斗爭為綱等等,確實需要一個核心概念去統攝。順便說一句,官方的毛思想,是經過刻意的“去政治化”之后,再畫的框子,毛教員自己臨終前依然強調階級斗爭是綱其余都是目,如果不結合領導權所內涵的服務方向與階級性,如何來如其所是地理解他的思考?

                          美國學者克魯格曼指出,很多非常具有創見的思想,后來都被淹沒了,他考察之后認為:是那些確定性較強且易于模型化的思想,逐步被吸納到后續的思想發展中間去了,而其他難于模型化的思考則逐步淹沒了。這個狀況,也很吻合那些小資書生們的偏愛,他們更喜歡具有知識性和確定性的“真知”,否認或者無視以各種各樣的蕪雜形態呈現出來的群眾政治內涵——這個不要說進行模型化歸納和分析,就連進行概念化和分類理解都困難不小。

                          小資書生可能更喜歡具有確定性的知識,這就與政治家的眼光,看重的方向和地方就很不一樣,對于資源再分配這樣的確定性很強,且易于進行剝削比例進行等級化和模型化的解釋因子,就格外重視,而毛教員則反過來,格外重視那些難于模型化的政治內涵。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焦桐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公眾號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熱議聯想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給貪官舔屁眼,我國專家又舔出了新高度
                        2. 佩洛西還敢不敢去臺灣?這就是答案
                        3. 吳銘:誅殺曹無傷
                        4. 今天,最緊張時刻到了
                        5. 佩洛西訪臺躲貓貓是只紙老虎,胡某投降很可恥
                        6. 這件事,讓我感到后背發涼!
                        7. 今天,我們最危險的問題到底是什么?
                        8. 看周家起朱樓,看他宴賓客,看他樓塌了......
                        9. 佩洛西曾在東城被抓,老妖婆到底是不是女流氓?
                        10. 捍衛毛主席的崇高歷史地位
                        1. 給貪官舔屁眼,我國專家又舔出了新高度
                        2. 不是饒毅無知,是情婦反腐已經跟不上他們的淫亂
                        3. 赫魯曉夫的顛覆性錯誤,是有心還是無意?
                        4. 佩洛西還敢不敢去臺灣?這就是答案
                        5. “二舅”、“三叔”很多,他們只是生不逢時罷了
                        6. 驚人腐爛!空姐倒追、高官二代、頂級豪宅、二十萬茶葉…曝!
                        7. 第三次抗日戰爭
                        8. 周氏家族的犯罪線索都在這里了
                        9. 吳銘:誅殺曹無傷
                        10. 今天,最緊張時刻到了
                        1. 時代尖兵:很多漢奸被漂白,實在令人遺憾!
                        2. 單一個朱姓書記不可怕,可怕的是這是一股勢力
                        3. 為什么文革中“漢奸、叛徒、特務、反革命”特別多?
                        4. 終于有動靜了,他們慌了...
                        5. 前三十年的論爭是誰挑起的
                        6. 邊紅軍|從“哭安倍”所想到的
                        7. 奪女學生初夜,和多人發生不正當關系,中山大學叫獸楊彪!
                        8. 關于包產到戶:毛主席的話,又應驗了!
                        9. 高福院士剛“打臉”完外交部,又被《柳葉刀》委員會主席“打臉”
                        10. 事鬧大了!沈陽炫富女王澄澄背后的jc老爸藏不住了!
                        1. 毛岸英的罕見手跡,打了誰的臉?
                        2. 五名省部級校友已落馬三名
                        3. 給貪官舔屁眼,我國專家又舔出了新高度
                        4. 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迎接黨的二十大”專題研討班上發表重要講話強調 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 奮力譜寫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嶄新篇章
                        5. 回鄉偶記二則(其二):憶三叔——勞動人民的《葬花吟》
                        6. 《轉基因評價指南》征求意見,為何媒體鴉雀無聲,無一報道?
                        在她销魂的身体里疯狂冲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