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往前走就是死,你們為什么不怕死還要往前走呢?”

                        歐洲金靴 · 2022-08-13 · 來源:金靴主義公眾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近來,我已在諸多平臺看到了如“雪山后裔”、“草地集團”、“兩萬五千里子孫”的戲語……

                          張目問墨何堪書,再起雄師舊園故。

                          嘉靖曾憤尤新政,長征塵頁嘆歸途。

                         

                          1962年8月,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開工作會議,會議原定議題是討論農業、財貿等方面的工作,但自會議一開始,毛主席發表了長篇講話,提出階級、形勢、矛盾三個題目同與會同志討論,進一步升華了對當時國內政治形勢的分析。

                          次月,八屆十中全會召開,中國的政治風向走勢進入了到了一個新階段。

                          會上,毛主席繼續聯系對蘇聯赫魯曉夫實行的政策的批評,提出國內的階級斗爭問題。

                          在全會公報上,主席還特地寫進了這樣一段話:

                          在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整個歷史時期,在由資本主義過渡到共產主義的整個歷史時期(這個時期需要幾十年,甚至更多的時間)存在著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的階級斗爭,存在著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這兩條道路的斗爭。

                          主席還提出:

                          對階級斗爭和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性問題,我們從現在起,必須年年講,月月講。

                         

                          第二年的杭州會議上,毛主席再度由發揚階級斗爭精神、警惕修正主義而贊揚昔陽縣的干部參加勞動運動:

                          我又看了一次山西昔陽縣那個文件,很好!

                          干部不參加勞動無非是怕耽誤工作,昔陽經驗恰恰相反。干部參加勞動不但沒有耽誤工作,而且各項工作都搞得更好了。支部書記不參加勞動還不是“保甲長”!干部不參加勞動就可能變成國民黨!

                          很多問題,一參加勞動都可以解決,至少可以減少一些貪污、多吃多占,可以向上反映一些真實情況,整黨整團就好辦了,就能把我們的支部放到勞動者積極分子手里。

                          所以干部參加勞動是百年大計,是保證領導權始終掌握在勞動者手中的大問題。

                          縣社兩級干部也都要參加勞動,我們希望幾年之內分期分批都搞到昔陽縣的程度。

                          毛主席當時還風趣地說拿《紅樓夢》舉例,借冷子興之口分析榮寧兩府“主仆上下都是安富尊榮,運籌謀劃的盡無一個”,賈家就是這樣垮下來的。

                          主席之所以把干部參加勞動看作是無產階級政黨同一切資產階級政黨相區別的標志之一,是因為防止干部集團的官僚化,繼而防止官僚資本主義的復辟。

                          因而,主席會把干部勞動問題同加強黨的建設聯系起來。

                          早在建國之前駐扎陜北時,主席就以教育兒子岸英作為向全軍全黨警示的案例。

                          在延安,主席對岸英提的要求很簡單:

                          必須去鍛煉,必須下基層!

                          他拿岸英的小妹妹李訥作比較,那時李訥只有五六歲,每天跟著保姆到延安的大灶吃飯,主席的意思是五六歲的小孩都不搞特殊化,你毛岸英都這么大了還要搞特殊化,難道要我這個當父親的提醒你嗎?

                          受到責備,岸英心里自然不好受,因為也不是他自己要求吃中灶的(是賀老總私自給岸英的優待,怕他剛從蘇聯歸來、吃不慣中國飯菜),但父親的話必須要聽,何況父親的話是對的!

                         

                          不論誰勸他,岸英再也到過中灶吃哪怕一次飯,堅持上大灶和大伙一起吃飯。

                          毛主席當時的話,放到今天都是振聾發聵的:

                          農民手上有老繭,你手上卻是血泡,說明你還沒有完全學好農活。等手上老繭厚了,你才能從‘勞動大學’畢業,然后再來上‘延安大學’吧!

                          后來伴隨著胡宗南部的炮火驅趕,岸英再一次回到父親身邊,這時的他已經和陜北青年農民沒什么區別了。

                          毛主席摸了摸兒子的手心,滿是老繭……從不夸獎兒子的主席滿意地說:

                          你這一手老繭啊,這是你勞動大學的畢業證書。

                          說起女兒,主席的另一個女兒李敏同樣受教嚴格,她曾有回憶:

                          爸爸是怕我們長期生活在這種優越的環境中,會借著父母的地位而飄飄然地忘乎所以;會借著父母的權勢而目中無人地自以為了不起;會借著父母的榮譽,什么都不懂卻哇啦哇啦地亂發議論。這樣的人,小而言之,害了自己;大而言之,害國害民。

                          對子女的嚴苛就是對群眾的公平,對子女的嚴苛就是對封建復辟的反擊、對革命果實付諸東流之危險的抵御。

                          李敏還回憶,父親曾對身邊的衛士親口說:

                          要比貢獻,不要比享受。

                          她們(李敏和李訥)不如你們有出息,也不如你們有前途。她們比你們吃苦少,能吃苦的人才能有出息……

                          說這話是在1965年,轟轟烈烈的“四清”運動已進行許久,而正是在前文提及的1963年的杭州會議上,黨中央決定在農村開展以“四清”為內容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

                          根據主席的建議,把干部參加勞動列為社教運動的重要內容之一。

                          只不過,“四清”運動最終效果不佳,于是又成為了主席下定決心放手發動全體群眾、以大民主的形式捍衛共和國顏色的前兆………

                          1965年時,主席對李敏她們提到:

                          干部子弟是一大災難!

                          后來一次,主席在同湖北省委秘書長梅白談起領導干部子女的教育問題,主動問道梅白:“你記得曹操評漢獻帝的話嗎?”

                          梅白答道:“記得。有這樣兩句:‘生于深宮之中,長于婦人之手’。”

                          毛主席笑著稱贊說:

                          不錯,你讀書不少。

                          現在有些高級干部的子女也是‘漢獻帝”’,也是‘生于深宮之中,長于婦人之手’,嬌生慣養,吃不得苦,是溫室里的花朵,有些是‘阿斗’呀。

                          中央、省級機關的托兒所、幼兒園、部隊的八一小學,孩子們相互之間比坐的是什么汽車來的,爸爸干什么,看誰的官大。這樣不是從小培養一批貴族少爺嗎?這使我很擔心!

                          毛主席的顧慮從來就不是無源之水,以子女教育為例。建國后,某些「干部子弟學?!怪饾u暴露出了一些問題:嬌生慣養、鋪張浪費、與工農子弟顯現出待遇差距。

                          到1952年時,根據華北、西北、東北、華東四大區的統計,各類干部子弟小學達到42所,學生超過13000人,教職工將近3000人。

                          這些干部小學的待遇普遍優渥,甚至像北京育才小學、華北育才小學還出現過教師每日給孩子稱體重、陪吃陪喝、生怕體重下降的怪像。

                          這樣的問題,引起了毛主席的反感和警覺。

                          早在1951年,毛主席就對干部子弟小學用汽車接送的問題表達過不滿:

                          浪費汽油!這值得注意!

                          伴隨著同一時期的三反運動,毛主席“反特權、反官僚”的改革思路被貫徹下去,干部子弟小學開始了一輪大整改。

                          首先解決的就是北京育英、育才、培英等學校占地廠房過多、經費開支過高、寄宿制范圍過大等現象。

                          但這其中遭遇的阻力不可謂不大,某些在中央黨校工作的家長甚至聯名給北京市委寫信要求保留寄宿制和汽車接送,甚至要求用黨校的宿舍再建一群干部小學……

                          面對既得利益集團的阻礙,1952年6月,毛主席正式做出批示:

                          一、如有可能,應全面接管私立中小學;二、干部子弟學校,第一步應劃一待遇,第二步廢除這種貴族學校,與人民子弟合一。請酌辦。

                         

                          「貴族學?!?,這是毛主席親自為這一類權貴教育場所貼上的標簽。

                          “四清”運動期間,毛主席在北同威爾科克斯有過一場深刻的談話,他憂心忡忡:

                          我們黨內有少數人主張“三和一少”。

                          三和,就是對帝國主義和、對修正主義和、對各國反動派和;一少,就是少援助反對帝國主義的國家和黨。

                          這實質上就是修正主義的思想。

                          他們聯絡部(按:指中共中央聯絡部)里就有少數這樣的人,另一個是統戰部,它是同國內資產階級打交道的,但是里面卻有人不講階級斗爭,要把資產階級的政黨變成社會主義的政黨。

                          每個部都找得出這樣的人……

                          這一股風,即三和一少風、單干風等,在前年上半年刮得很厲害。從國外來說,被美帝國主義和蘇聯修正主義嚇倒了,在國內由于天災人禍,經濟受到損失,于是修正主義就露頭了……有一陣子可猖狂啦。

                          半年多后,朝鮮人民領袖金日成同志也來到中國,主席同他進行了更深一層的談話。

                          主席向金日成同志傾訴:

                          天下大事分則必合,合則必分,一個黨也是如此……他們是我們的敵人,也是你們的敵人。動搖分子總是會有的。

                          所以說,“天下太平”,沒有這么回事。我說不太平是正常的。清一色,也是不會有的。

                          所以,要有意識地保持對立面。

                          隨后,主席頓了頓,面情嚴肅地問金日成:

                          中國變成修正主義,你們怎么辦?

                          金日成同志認真地思索一番,答道:

                          那我們就更困難了…

                         

                          這時候主席倒是給金日成鼓了鼓勁:

                          總會比阿爾巴尼亞好一些。這些話我和好多人都講過,如日本的宮本,新西蘭的威爾科克斯,還有印尼的同志,但還沒有得到機會同越南同志講。

                          如果中國變成修正主義,天就黑暗了,你們怎么辦?要作思想準備,要高舉馬列主義的旗幟反對中國的修正主義,這樣中國人民是會感謝你們的。

                          假如中國出現了修正主義,也是搞不久的,最多也不過是幾年。中國地方大、人多、解放軍覺悟高,就是他們掌握了一部分軍隊,也不要緊。

                          金日成又追問:

                          你不是說,防止五代不出修正主義嗎?

                          毛澤東回答:

                          是打了預防針,向全體人民進行了反對修正主義的教育,要反對新的資產階級,新出來的資產階級分子。他們進行貪污盜竊、投機倒把,這號人雖然為數不多,但很厲害,神通廣大,他們能夠從廣州弄到自行車用飛機運到河北高價出賣,這個人還是一個縣的農村工作部長。

                          在座有不少朝鮮的年輕同志,你們不要把中國的一切都看成是好的,這樣就不對了。

                          中國有光明的一面,這是主要的一面,同時還有黑暗的一面,搞“地下工作”的大約有1000萬人。我計算了一下,在6億5000萬人口中,這種人就占1/65,就是65個人中有一個。如果現在不加注意,他們就會泛濫起來。蘇聯現在不就泛濫起來了嗎!

                          我們常說“世界觀”,什么是世界觀?

                          中國文明傳統的世界觀在我看來有三個要素:一是作為宇宙秩序的“天理”,二是作為政治秩序的王朝、國家和法律,三是作為社會主體的人民。

                          與西方不同,1949年雄起的新中國的世界觀中,人民的意志高于王朝和國家,達到與“天理”一致的高度,即毛主席作為執政黨的最高領袖所高呼的、幾乎是與傳統儒綱大逆相悖的“人民萬歲!”

                          在毛主席和共產黨人看來,人民是“天理”的承載者,割裂了人民,權力也就失去了合法性,一切私家相受、門閥封建的世襲代際,都是共產黨人的對立面。

                          早在1912年,19歲的毛澤東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湖南全省高等中學校(后改名省立第一中學)時,曾寫過一篇題為《商鞅徙木立信論》的作文。

                          在這篇作文中,青年毛澤東討論了法律、天理和人民之間的關系問題。他認為中國之衰落,乃是因為執政者與人民之間缺乏信任。

                          這就集中表現為底層百姓不相信國家法律和政策,因為一切律令建立在社會不平等的基礎上,如是法律是違背天理人道的,因此只是分裂國家與社會、人民與執政者的工具。

                          根據這樣的觀點,青年毛澤東高度評價了商鞅的“農戰”法令,他認為商君法的實質就是“農戰”面前的人人平等:

                          商鞅之法,良法也。今試一披吾國四千余年之紀載,而求其利國福民之偉大之政治家,商鞅不首屈一指乎?……其法懲奸究以保人民之權利,務耕織以增進國民之富力,尚軍功以樹國威,孥貧怠以絕消耗,此誠我國從來未有之大政策,民何憚而不信?

                          短短七年后,26歲的毛澤東寫下了宏偉吶喊:

                          咳!我們知道了!我們醒覺了!

                          天下者,我們的天下;國家者,我們的國家;社會者,我們的社會!我們不說,誰說?我們不干,誰干?

                          刻不容緩的民眾大聯合,我們應該積極進行!

                          這樣的雄心,與近半個世紀后他在《五一六通知》和《十六條》里的呼吁何其相似。

                          推薦閱讀:偉大的《十六條》

                          只有他是不變的。

                          如哲學家南懷瑾所言:

                          毛澤東創造了中國歷史上數千年所未有、人類歷史上所未見的三大奇跡:一是看病不要錢,二是上學不要錢,三是干部與老百姓“共窮”。

                          尤其是第三條,干部與人民群眾同甘共苦,這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也不可想象。

                          干部不但以身作則參加勞動,且生活方式與勞動者幾無不同——這是空前的平等。

                          毛澤東把一個高度不平等的社會,改造為平等社會,他把一個腐敗叢生的社會,改造為“只見公仆不見官”的清廉社會!

                         

                          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1857-1858年)手稿》中曾提出:

                          中國并不是西方那種“封建社會”,中國早就完成了國家的統一和市場的統一,不存在西方那樣的封建壁壘、貿易和市場壁壘。中國市場很大,商人縱橫南北,獲利很多,但是也正因為中國“商業資本”的過度發達,方才造成了其“工業資本”之不發達,即商人不必通過投資產業,就可以獲利發財。而這正是“工業革命”不發生于中國的一個原因。

                          青年毛澤東不大可能讀過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1857-1858年)手稿》,但時年20歲上下的圖書管理員與馬克思對中國社會特殊性的分析卻驚人地一致。

                          毛澤東在青年時期就已認為,中國并非簡單的封建社會,中國社會是有資本主義性質的。

                          也正因此,他把中國的官僚階級稱為特殊的“資產階級”——“官僚資產階級”——近代以來,官僚資產階級更是與帝國主義相結合,形成了「官僚買辦資產階級」。

                          由于資產階級的妥協性,這一群體極容易對外投降賣國;又由于官僚階層的封建性,這一群體也極容易對內形成家族壟斷、門閥世襲。

                          這些,毛主席為之戰斗抗爭了幾近一生。

                          在中國歷史上,最早發現中國的官僚階層是一個“具有自身特殊利益的贏利性的組織”并對其大動手術刀的,并非毛澤東,而是雍正。

                          雍正曾發動過大規模的反腐敗運動,以整肅官商勾結和官吏子女家族繼承權力、分封壟斷的現象。

                          但是,出身皇權體系的雍正其改革與新政注定失敗。

                          從盛清至晚清,經過戊戌政變,一向囿于“君臣之義”“列祖列宗及我皇上深仁厚澤涵濡煦育數百年之恩”(康有為《公車上書》中語),企圖“保護圣主,復大權,清君側,肅宮廷”即以和平手段完成君主立憲政治的改良派,也宣告碰壁——自上而下的改良必須被放棄的事實,終究不可逆。

                          進入20世紀,是毛澤東精準覺察:官僚資本主義的基礎是基層的土豪劣紳,由于基層社會無組織、群眾沒有被動員,因而官僚與基層的土豪劣紳總能夠結合在一起,國家也好,百姓也罷,對他們無可奈何。

                          自上而下的反腐敗運動只能暫時地觸及官僚,而不能從根本上改造中國社會一盤散沙的無組織局面。

                          封建的晚清王朝即便被推倒,包圍清朝的官僚階級依然有不少以擁護袁世凱以自存。其后的北京政府之主權者,又各自為擴張勢力、相互爭奪分封地盤……

                          官僚階級隨著辛亥革命的爆發而死了嗎?并沒有,他們環繞各軍閥左右攫取政權,軍閥因全力于戰爭、無暇過問政治,不得不與官僚階級相提攜(如奉系軍閥與舊交通系提攜)。

                          國民革命發生后,隨即產生了大批新官僚。這些新官僚就是從來未亡的士大夫階級、士人階層,后來稱為「民國知識階級」。

                          他們依舊是官僚,他們的家人、親屬、同窗、弟子依舊盤踞在中華大地的各領域中樞,乃至與外國人存在深度的利益置換。

                          即毛主席在《唯心歷史觀的破產》中的論述:

                          辛亥革命為什么沒有成功,沒有解決吃飯問題呢?是因為辛亥革命只推翻一個清朝政府,而沒有推翻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的壓迫和剝削。

                          洞悉這些,才更能明晰歷史為什么呼喚毛澤東。

                         

                          在年輕時的毛澤東看來,中國革命并不是一場由資產階級領導的反封建革命,因為帝國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和基層的土豪劣紳這三個互相勾結的勢力才是導致近代中國瓦解的內因和外因。

                          這三者,是中國革命的對象;而中國革命的主體,必須是被壓迫的工農階級。

                          也就是《矛盾論》中對革命的論述:

                          在階級社會中,革命和革命戰爭是不可避免的,舍此不能完成社會發展的飛躍,不能推翻反動的統治階級,而使人民獲得政權。

                          基于此,毛主席終其一生不相信官權,他只相信權力只有為群眾掌握,國家共同體的階級景觀才不會被分化和打破。

                          前文有提到,胡宗南率部進攻、導致毛主席被迫撤離延安。當時,楊家嶺的房東一遍遍地問他:

                          咱們延安的小米好吃不好吃?咱們延河的水可甜?

                          在轉戰陜北途中,主席到一個老鄉家討水喝,他驚異地發現,灶臺上掛的竟然是他的畫像。

                          主席問女主人:

                          大嫂啊,你家怎么不供灶王爺???

                          大嫂回答:

                          祖祖輩輩供灶王爺,還是被人家欺負,毛主席來了,咱們窮人才不受欺負了,咱們窮人也成了人了!咱們不掛灶王爺,要供就供咱們毛主席!

                          同志,你們從延安來吧?借問咱的毛主席,他可好呀?

                          當時那位大嫂,并沒有認出,進來討水的人就是毛主席本人。

                          其時,《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后不久,延安的文藝工作者排出了歌劇《白毛女》。1945年4月,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前一天,《白毛女》在中央黨校禮堂首演,淚水和著掌聲,嘆息伴著喝彩。

                          當臺上的大春牽著喜兒的手走出漫長陰暗的山洞,東方的太陽冉冉升起來了,悠遠的合唱仿佛從歷史深處響起,全場震動、全場歡呼:

                          太陽出來了,太陽出來了。

                          太陽,太陽!光芒萬丈,萬丈光芒。

                          上下幾千年,受苦又受難,如今盼到出了太陽!

                          太陽就是毛澤東!太陽就是共產黨!

                          但毛主席卻說:

                          不,不。太陽,是人民群眾。

                          “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 從三皇五帝到工農紅旗招展,毛主席在革命路上一遍又一遍告訴黎民百姓:

                          你們也是人,是與統治者完全平等的人,你們不是草芥。

                         

                          當家徒四壁的井岡山、延安、太行人民以僅有的五顆雞蛋、一筐紅棗、半條驢腿支援共產黨的時候;

                          當“妻子送郎上戰場,母親叫兒打東洋”的人民呼聲響徹大河上下的時候;

                          當一個農民士兵高舉炸藥包吶喊高呼“為了新中國,前進”的時候;

                          當一個15歲的農家女面對國民黨的鍘刀慷慨陳詞“怕死不當共產黨”的時候……

                          一個困擾中國數千年的一盤散沙的死循環,終為之煥然頓解:毛主席率領的共產黨人的戰斗感動了上蒼——這個上蒼不是別人,就是全中國的人民大眾。

                          近來,我已在諸多平臺看到了如“雪山后裔”、“草地集團”、“兩萬五千里子孫”的戲語……

                          說實話,挺讓人破防的。

                          電視劇《十送紅軍》中有過這樣一段:許多年輕的紅軍戰士前仆后繼死在國民黨軍隊的槍口下,于是有人問他們:

                          往前走就是死,你們為什么不怕死還要往前走呢?

                          紅軍戰士在寒風中顫抖著、握著冰凍的鋼槍回答道:

                          為了實現我們的理想,為了把這個狗日的世道結束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上!

                          誰人沒有私心,誰人沒有私欲?

                          可是為什么他就能吐露這樣的悲言:

                          我這個人沒有私心,我不想為我的子女謀求什么,我只想中國的老百姓不要受苦受難,他們是想走社會主義道路的,所以我依靠群眾,不能讓他們再走回頭路。

                          建立新中國死了多少人?有誰認真想過?我是想過這個問題的………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焦桐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公眾號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熱議聯想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這是最霸氣的抓捕!
                        2. 腐爛與燃燒
                        3. 朝鮮完勝疫情,證明利益集團才是萬惡之源
                        4. 為什么有的窮人很反動?
                        5. 吉林男子開會打哈欠被待崗18年,月工資200元:這個領導好大的膽子
                        6. 跟丁香園共情,不怕遭報應嗎?
                        7. ???毛主席對臺灣的精準預言!現在看來一語中的!
                        8. 特權,還能更離譜一點嗎?
                        9. 這是對普京的嚴峻考驗,俄軍遭遇開戰以來最重大損失!
                        10. 80后美女坐火箭升遷,是誰在助推火箭?
                        1. 中科院退休老科學家蝸居13平米老破小,我炸裂了!
                        2. 這是最霸氣的抓捕!
                        3. 是不是抹黑?還是看看事實吧!
                        4. 關于實力,我的一點拙見
                        5. 這次紅歌會網事件與往常事件的異同
                        6. 美國在沿海挑釁怎么辦?這個國家做出榜樣:掃射,抓人,扣船!
                        7. 蔡英文電視講話就是“臺獨”宣言,解決臺灣問題必須提速
                        8. 饒毅給人下跪,要記住這句話
                        9. 我永遠不會忘記2022年8月2日這一天
                        10. 腐爛與燃燒
                        1. 為什么文革中“漢奸、叛徒、特務、反革命”特別多?
                        2. 給貪官舔屁眼,我國專家又舔出了新高度
                        3. 老田:為何美帝敢于在中國主權問題上頻繁挑釁——關于經濟主權瓦解的噩兆以及可置信承諾問題
                        4. 反正也睡不著了,就問一下我們還有墻角嗎?
                        5. 解放臺灣的方式由什么決定?
                        6. 終于有動靜了,他們慌了...
                        7. 佩洛西曾在東城被抓,老妖婆到底是不是女流氓?
                        8. 前三十年的論爭是誰挑起的
                        9. “拭目以待”到底是什么?這兩天就見分曉了!
                        10. 不許侮辱張麻子!警惕輿論場中的“大棋派”
                        1. 珍稀藏品!朝鮮出版毛主席紀念郵票!
                        2. 丁香園被一鍋端,為何全網歡慶?
                        3. 我永遠不會忘記2022年8月2日這一天
                        4. 去三亞旅游的都是壞人嗎?
                        5. 從頭再來:54位下崗職工的口述實錄(一)
                        6. 中科院退休老科學家蝸居13平米老破小,我炸裂了!
                        在她销魂的身体里疯狂冲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