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經濟 > 社會民生

                        網友投稿 | 金河風雨欲來

                        泥河 · 2022-08-12 · 來源:子夜吶喊公眾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阿儂叔好像快不行了,你快來看看他吧”母親在電話里是這樣說的。那時我剛下周末的晚班。阿儂叔是我在老家的鄰居,和我們家關系一直很好,所以我決定回去見他一面。

                          我的老家在南街村,坐落在一條叫金河的河旁邊旁。不過聽老人們講,我去城市打工的七八年后便改了名字,成了一條無名河。

                          再后來有個姓王的大老板來到這里開發山脈,招商引資定居下來,此后每天炮聲隆隆。他叫工人們把炸藥塞進石頭縫里來開采大理石,賣到浙江或是運到國外去,然后把這些錢用來投資房地產和搞股票和金融。鎮上人用這些大理石換來了歌舞廳和網吧,隨后又曇花一現似的衰敗下去。如今金河也渾濁的像米湯。

                          大巴在老家的公路上煙塵漫卷,遠處時而傳來柴油機的轟鳴聲。煙霧像是烏云囿于夕陽之中,此時夏季的田野大多收割完了,有的地方稀疏,有的地方整飭。我想再過幾天便又要再次翻耕了。公路的盡頭往西走幾公里便是一座鋼鐵廠。村子就在廠子旁邊。

                          一路上我總想,阿儂叔是多么強壯的人啊,怎么會一下子就要不行了?那鋼鐵廠還開著時,他在那個國有企業里當工人。有時候我去廠里找父親時會碰見他。印象總是總是穿著一件滿是汗漬的背心,黝黑而有力的大腿露在外面。一雙解放鞋每隔半年就會換。我很喜歡他,干起活來無所顧忌,吃飯時又默不作聲。

                          ……

                          阿儂叔叔的房子有三層,墻壁卻光禿禿的,磚塊裸露在外面。這座房子在我離開村子前蓋的,阿儂叔叔為此操辦了一輩子。阿儂叔叔之所以沒粉刷墻,是因為他給兒子治病花光了所有的錢,可兒子還是走了,而他還欠下了一屁股債。

                          村長體諒他的難處,副市長說要過來慰問他。他卻嫌丟人拒絕了(雖然拒絕了,副市長還是找了另一個人慰問,現在也當上了市長)。“廠長都說了,只要同志們不懶,新世紀就一定能活的好,我干嘛要低保”他是這樣說的。于是下崗后,他又去了王家的工地上做工。后來我便沒他的消息了。

                          我看到村里人都簇擁在他的床前,我幾乎認不出他來,他幾乎半死,曾經黝黑健壯的肌肉如今萎縮成了皮包骨。聽到我來了,他吃力的分開干癟的眼皮,卻最后還是耷拉上了。鼻子像是爆破后的山巒般塌了下來。嘴巴張大著想說點什么,可只能露出枯黃的牙根,很快又閉上了。干硬枯瘦的手試圖抬起來,最后卻只能動動幾根手指。

                          我呆呆的站在他的床邊,喉頭涌起一陣悲傷,哽咽著說不出半句話。旁邊的氣氛也很是沉重,過了好半天才緩過來,我小聲的說我去外面呆一會兒。母親抹抹眼淚點了點頭。

                          我剛出門,就看到父親坐在臺階上抽煙。我一言不發的走到他旁邊,父親見我來了便挪了挪位置,我坐了過去,我看見了他的臉埋在煙中,我難以看清他的臉,我覺得他有點像是阿儂叔叔,又有點像村里的長輩,還有點像他在鋼鐵廠的那些工友。

                          “爹,村里怎么樣了?”

                          “還可以。”

                          “爹,胸口還疼嗎?”

                          “半夜時會。”

                          “……”

                          我和父親聊些有的沒的,大多是聊些家里的事,其他時間都是在抽煙。他似乎竭力避開阿儂叔叔不談??墒俏疫€是耐不住疑惑。鼓起勇氣問了他:

                          “那個,爹,阿儂叔怎么成那樣了?”

                          父親愣住了,手里的煙快要吸完了,火花黯淡。

                          “他…”父親似乎在努力組織自己的語言:“膝蓋骨被鋼筋砸斷了,落下了殘疾,工地給了他幾萬塊讓他回來村里了,他沒錢養活自己,老婆也跑了……”

                          我嘆氣:“承包商怎么才給這么點錢,太狠心了!”

                          “承包商才巴不得他死嘞,醫藥費是大頭。世間人皆苦,可是可憐的阿儂哩,他不應該受著種罪啊,他現在連喘氣都難。”

                          我一時間說不出話來。我怕,我父親也變成那樣??墒俏疑頍o長技,每天在靠宿醉麻醉內心。我現在也只能一根煙接著一根煙的抽。

                          似乎想打破沉默,父親告訴我說二弟忙,沒時間回來了。我點點頭,自從他去浙江之后就再也沒回來過,只是通過幾次電話。我知道他賺了很多錢發達了。我敷衍道二弟確實很忙。但我沒敢告訴他,我在新聞中看到二弟為了和國外的大老板套近乎,花大錢找關系把姓給改成“王”了。

                          我突然看見了一個消瘦卑微的身影慢慢走來。我知道那是阿公來了。阿公本來不是我的親戚,只是姓龔而已,可我還是小孩的時候卻很喜歡這樣叫他,因為這樣顯得很親切。他只有一畝四分地,沒多少錢,卻每次都會給我們這些小孩零食吃,有時候是地瓜干,有時候又是炒黃豆。

                          我喜歡聽他講故事,最喜歡聽的就是勇者斗惡龍的故事,只是我長大了才知道阿公沒和我們講完,原來這個故事的最后勇者也變成了惡龍。

                          曾經我問過我的母親為什么阿公總是一個人到南邊的村口望著?還要在家里掛一面紅色的旗子?難道他沒有小孩嗎?母親告訴我他以前的確有的,阿公的兒子加入共產黨后,到邊境當兵去了,在一次執行任務中為了掩護大部隊撤退而埋骨他鄉了。那面旗是兒子執行任務前寄給他的。那時這對我來說很沉重。

                          我和阿公寒敘了會兒,他問我這里變化大么,我告訴他完全不一樣了。他笑著笑著又流出了眼淚,落在他臉上的皺紋中,那是歲月風蝕出的溝壑。我無言以對。

                          我們一起又回到了阿儂叔的房間里,現在房間很是擁擠了。阿儂叔的手又突然動了動,父親趕忙迎了上去,阿儂叔耗盡了全部氣力把手抬起來,放在了父親的手上。他支開了眼皮,悲愴的看著我的父親,我,阿公,還有村里所有人,也許還有王姓老板們。就這樣無言的過了幾分鐘,他的臉色便慘白了。父親摸摸他的脈搏,哽咽著安慰說:“生死在天。”我們知道阿儂叔就這樣走了。

                          屋子里哭成一片。

                          ……

                          晚上,我們簡單的把阿儂叔放進了村里給他湊錢置備的薄棺材中。按照他的意愿,我們將他葬在金河里。烏云像洇開的墨水,將明月籠罩。我們只好點起了燈籠,我們走過北村村頭廢棄的碉堡,走過村里的一大片田野,走過荒廢的鋼鐵廠,走過九顆樟樹,走過鎮上的歌舞廳和網吧,走過采石場。在城市邊上停了下來。

                          金河烏黑黑的亮著,妖風呼啦啦的從山脈上涌下來,穿過岸邊的蘆葦。我看著艄公舉著燈籠把阿儂叔放進船篷里,村里人也把燈籠掛在船篷里,可這讓船更像是一個巨大的不透氣的黑漆皮燈籠了。于是我們決定把燈籠從下而上的全都掛在船頭外,這下子船就便燈火通明了,明亮的發著紅光。

                          我看著那船逐漸駛遠,逐漸消失在我的視線里。我和村里人簡單的道了別,因為明天我還得回去上班哩。

                          我坐在大巴里,聽說明天終于要迎來夏天的第一次暴雨了,我想到時候金河的水一定會漫上來了吧。

                          我從未如此希望下雨過。暴雨啊暴雨,快來吧。

                          明日風雨欲來。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冀鳴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公眾號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熱議聯想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朝鮮完勝疫情,證明利益集團才是萬惡之源
                        2. 丁香園被全網禁言,但它只是小角色
                        3. 丁香醫生背后,真正的境外勢力
                        4. 這是最霸氣的抓捕!
                        5. 從頭再來:54位下崗職工的口述實錄(一)
                        6. 為人民文藝爭生機
                        7. 吉林男子開會打哈欠被待崗18年,月工資200元:這個領導好大的膽子
                        8. “丁香醫生”被封,冤枉嗎?
                        9. 再曝猛料!700多名受害者舉報湖北日報集團嚴重違法違規:涉案數億 有人自殺
                        10. 為什么有的窮人很反動?
                        1. 解放臺灣的方式由什么決定?
                        2. 中科院退休老科學家蝸居13平米老破小,我炸裂了!
                        3. 是不是抹黑?還是看看事實吧!
                        4. 當官員花錢讓我刪文章
                        5. 關于實力,我的一點拙見
                        6. 這次紅歌會網事件與往常事件的異同
                        7. 美國在沿海挑釁怎么辦?這個國家做出榜樣:掃射,抓人,扣船!
                        8. 蔡英文電視講話就是“臺獨”宣言,解決臺灣問題必須提速
                        9. 饒毅給人下跪,要記住這句話
                        10. 我永遠不會忘記2022年8月2日這一天
                        1. 為什么文革中“漢奸、叛徒、特務、反革命”特別多?
                        2. 給貪官舔屁眼,我國專家又舔出了新高度
                        3. 老田:為何美帝敢于在中國主權問題上頻繁挑釁——關于經濟主權瓦解的噩兆以及可置信承諾問題
                        4. 反正也睡不著了,就問一下我們還有墻角嗎?
                        5. 終于有動靜了,他們慌了...
                        6. 佩洛西曾在東城被抓,老妖婆到底是不是女流氓?
                        7. 前三十年的論爭是誰挑起的
                        8. 解放臺灣的方式由什么決定?
                        9. “拭目以待”到底是什么?這兩天就見分曉了!
                        10. 不許侮辱張麻子!警惕輿論場中的“大棋派”
                        1. 珍稀藏品!朝鮮出版毛主席紀念郵票!
                        2. 丁香園被一鍋端,為何全網歡慶?
                        3. 解放臺灣的方式由什么決定?
                        4. 去三亞旅游的都是壞人嗎?
                        5. 從頭再來:54位下崗職工的口述實錄(一)
                        6. 中科院退休老科學家蝸居13平米老破小,我炸裂了!
                        在她销魂的身体里疯狂冲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