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經濟 > 社會民生

                        漂流,這種漂流何時了?

                        重樓 · 2022-08-12 · 來源:針砭藥石公眾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這種層層加碼,只知道機械的在自己權限范圍內履職,同時缺乏一個說得上話的職能部門抓總、拍板——以解決錯綜復雜的矛盾或突發的個案,背后的動力究竟是什么呢?傳染病防控工作中的種種問題,如果遲遲得不到解決,最終挖的是傳染病防控工作的基石,尤其最為寶貴的信任和信心。

                          魔幻的一幕又出現了。

                          海南陵水的何先生一家在出門買菜給車充電后,因為防控的需要,竟然回不去離高速出口只有幾百米的家,截至8月9日媒體報道之時,就這么在高速漂流了3天3夜。

                          如果說,最初屬于突發狀況,還可以理解,畢竟三亞出現規模性的感染人群,毗鄰的陵水也連續發現新增病例,當地緊急下達全城靜默的指令,下高速需要滿足“連續三天核酸陰性”,這本來無可厚非。

                          然而,收緊防控,如果預案不足,必然會有這樣那樣的“意外”,如何處理這些“意外”,才真正體現當地的水平和用心。

                          類似何先生一家這樣,在路上“滯留”的竟然沒有預案,著實有點讓人迷惑。

                          3天下來,何先生一家打了200多個電話,鎮里說高速封控歸交警大隊管,交警大隊說能不能下由防控部門批準,防控部門又將棒轉到了鎮政府,鎮政府工作人員經過一番努力最終開具了只有兩名大人(一家4口)名字的放行證,然而車輛沒有通行證又不能下……

                          一家人就這么被“困死”在了高速路上,只能看著近在咫尺的家嘆氣。

                          這簡直就是現實版的人在囧途。

                          局部的看,每一個部門都在認真的履行自己的職責,每一個部門都沒有錯,甚至都在自己權限范圍內做了努力,然而正是這種“負責”,害怕萬一有情況要被追責,那就只好“委屈”何先生一家了。

                          真的是無妄之災,一家四口,住在當地,臨時出個門,結果回不了家了。因為什么都沒帶,在酷熱之下,濕的衣服也只能繼續穿,甚至吃的盒飯都是管交警討要的,然后10歲的兒子和4歲的妹妹分著吃了一盒。

                          9日,當地縣委縣政府知悉何先生一家的情況后,要求及時解決群眾身邊的難點堵點問題,讓疫情防控更有力度、更有溫度。他們一家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已經順利返家,之后鎮里的主要負責人也到何先生一家表示了歉意和感謝。

                          何先生一家3天3夜的高速路“漂流”之旅終于就這么結束了。

                          從武漢、到上海、再到三亞,這種高速路上的“漂流”一次又一次的上演,透支的其實是自武漢以來人民群眾對“動態清零”的支持及最為寶貴的信任。

                          這種層層加碼,只知道機械的在自己權限范圍內履職,同時缺乏一個說得上話的職能部門抓總、拍板——以解決錯綜復雜的矛盾或突發的個案,背后的動力究竟是什么呢?

                          這與追責機制不無關系,目前為止,防控不力導致擴散是要被嚴加問責的,但是因為層層加碼導致出現民生或其它問題,目前幾乎沒有見到像樣的追責。

                          這就可以想見,各級職能部門在壓力之下,會做出怎樣的選擇,那就只能選擇“委屈”一個個分散的個體了——畢竟大多數人都是類似何先生一樣的老實人,他拒絕了鄰居建議將車丟在路邊從田地的小路回家這一方案。

                          另外一種漂流,則是無法找到工作。

                          他們有著一個一點兒也不特殊的身份——感染康復者,具體表現在“隨申辦”上面的是方艙醫院解除隔離醫學證明或者陽過的檢測記錄。目前后者已經不能被用工企業和勞務中介隨意給查到,但是前者依然躺在隨申辦上。

                          本來,康復者群體可能的確會面臨一些身體的癥狀,那是由于感染所導致的后遺癥,因此感染基數頗大的武漢、上海、香港都有中醫門診針對康復者后期身體的調理。

                          至于個別康復一段時間后,依然能在鼻咽拭子中檢出病毒,這個在武漢時期已經解釋過了,屬于從肺部往外自然“排毒”的過程,基本上都是死病毒(因為國內中醫基本全程參與,這種假陽性與輝瑞抑制病毒復制的小分子藥停藥后復陽的真陽并不同)。更何況目前流行的奧密克戎主要攻擊上呼吸道,與武漢流行的毒株已經大為不同,且國內近期并沒有類似康復一段時間后依然檢出陽性的報道。

                          然而,對康復者的歧視依然存在,“你'陽過'還出來找工作,你就不該出來找工作”,這是許多行業的潛規則。

                          然而,不工作,又哪里來飯吃呢?畢竟,幾乎所有的漂流者都是最最普通的勞動者,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是背井離鄉,在大城市掙一口飯錢的“社會底層”。

                          然后就只能“漂流”,一家一家地試,一個地方一個地方地試,直到實在沒法在魔都待下去,不得不回老家的那一天。

                          如果說此前在大城市的漂泊,至少還有個住的地方有一份工作,這下漂流那簡直就是被風浪裹挾著四處游蕩了。

                          那么,企業的擔心是什么?如果陽過的人復陽了,那么企業就得停工停產一至兩周,這其間的損失誰來填?因此,他們關心的才不是康復者哪怕復陽也沒有傳染性,而是擔心復陽后沒法繼續常態下的經濟活動。

                          如果這些問題不解決好,時間長了,無論前者還是后者都會潛滋暗長一種情緒——還不如干脆直接放開算了,橫豎都是爛命一條。

                          當地其實7月11日就已經著重聲明:“各部門、單位不得歧視XXXX康復者”。問題是,這種缺乏足夠相應措施(包括資金/政策支持和相應懲戒)的要求,究竟會有多大作用。想想也是連個勞動法都難貫徹,還能對企業的這種歧視有著實質性的懲戒?

                          “這之后不能說沒有轉變,但是變化不大”,這是紅星新聞采訪的時候“陽過的” 吳哥的感受。“如果真想消除歧視,能不能給我們弄一場專門針對新冠肺炎康復者的招聘會?我們3個月找不到工作,能不能給我們一點補償?”這話的確很在理。

                          真要結束這種找不著工作的漂流,還是得拿出些實質性的舉措出來才好。

                          總之,傳染病防控工作中的種種問題,如果遲遲得不到解決,最終挖的是傳染病防控工作的基石,尤其最為寶貴的信任和信心。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冀鳴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公眾號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熱議聯想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朝鮮完勝疫情,證明利益集團才是萬惡之源
                        2. 丁香園被全網禁言,但它只是小角色
                        3. 這是最霸氣的抓捕!
                        4. 丁香醫生背后,真正的境外勢力
                        5. 從頭再來:54位下崗職工的口述實錄(一)
                        6. 為人民文藝爭生機
                        7. 吉林男子開會打哈欠被待崗18年,月工資200元:這個領導好大的膽子
                        8. “丁香醫生”被封,冤枉嗎?
                        9. 再曝猛料!700多名受害者舉報湖北日報集團嚴重違法違規:涉案數億 有人自殺
                        10. 為什么有的窮人很反動?
                        1. 解放臺灣的方式由什么決定?
                        2. 中科院退休老科學家蝸居13平米老破小,我炸裂了!
                        3. 是不是抹黑?還是看看事實吧!
                        4. 當官員花錢讓我刪文章
                        5. 關于實力,我的一點拙見
                        6. 這次紅歌會網事件與往常事件的異同
                        7. 美國在沿海挑釁怎么辦?這個國家做出榜樣:掃射,抓人,扣船!
                        8. 蔡英文電視講話就是“臺獨”宣言,解決臺灣問題必須提速
                        9. 饒毅給人下跪,要記住這句話
                        10. 我永遠不會忘記2022年8月2日這一天
                        1. 為什么文革中“漢奸、叛徒、特務、反革命”特別多?
                        2. 給貪官舔屁眼,我國專家又舔出了新高度
                        3. 老田:為何美帝敢于在中國主權問題上頻繁挑釁——關于經濟主權瓦解的噩兆以及可置信承諾問題
                        4. 反正也睡不著了,就問一下我們還有墻角嗎?
                        5. 終于有動靜了,他們慌了...
                        6. 佩洛西曾在東城被抓,老妖婆到底是不是女流氓?
                        7. 前三十年的論爭是誰挑起的
                        8. 解放臺灣的方式由什么決定?
                        9. “拭目以待”到底是什么?這兩天就見分曉了!
                        10. 不許侮辱張麻子!警惕輿論場中的“大棋派”
                        1. 珍稀藏品!朝鮮出版毛主席紀念郵票!
                        2. 丁香園被一鍋端,為何全網歡慶?
                        3. 解放臺灣的方式由什么決定?
                        4. 去三亞旅游的都是壞人嗎?
                        5. 從頭再來:54位下崗職工的口述實錄(一)
                        6. 中科院退休老科學家蝸居13平米老破小,我炸裂了!
                        在她销魂的身体里疯狂冲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