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雜談

                        美國CNN歪曲臺海問題,英國老炮當場怒懟:多讀書!

                        酷玩實驗室 · 2022-08-12 · 來源:酷玩實驗室公眾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前幾天,一位英國搖滾老炮兒,讓西方嘗了一把什么叫“社會主義鐵拳”。

                          這個人就是羅杰·沃特斯。你也許對這個名字有些陌生,但他的樂隊你或許聽說過——Pink Floyd(平克·弗洛伊德),他們被稱為搖滾史上最偉大的樂隊之一。

                          而羅杰·沃特斯,正是這支樂隊的貝斯手,也是大部分歌曲的詞作者,是樂隊里核心的“表達者”,在國內,人稱“水爺”(waters)。

                          叱咤搖滾圈多年的水爺,如今因為“臺灣問題”,在中國突然掀起了討論熱潮。

                          2022年8月7日,在CNN一檔節目里,水爺和主持人史默克談起了近期中國軍演問題,史默克聲稱“中國人正忙著包圍臺灣(地區)”……

                          聽到這,水爺憤怒地打斷主持人:“他們不是在包圍臺灣。”

                          隨后面對主持人的質疑,他這樣說:“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自1948年以來,整個國際社會都完全接受了這一點,如果你不知道,那么你讀書讀得還不夠。去讀讀書吧。”

                          西方式的洗腦,"潤物細無聲",大量生存于西方主流語境下的人,在他們常識里,錯誤被當成了“真理”,并對此深信不疑。

                          有媒體評論道:“在這種大環境下,沃特斯作為一個知名歌手,在一家長期以來對中國持有偏見的西方媒體上說出這樣的話,顯然需要極大的勇氣。”

                          就在采訪之后的一天,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防、戰略和國家安全計劃副主任史德禮就在推特上開始對水爺發難:“臺灣從未被大陸當局統治過。”

                          他還借用Pink Floyd樂隊的一張專輯諷刺說,沃特斯顯然一直生活在《月之暗面》(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

                          瑞典駐臺記者悠野也將矛頭指向水爺,發文質疑CNN的受訪者名單可能缺少臺灣分析員甚至普通民眾,說水爺“腦子轉不過彎”。

                          對水爺的圍攻,也許只是個開始,未來還會有更多關于詆毀、打壓的聲音出現。

                          了解水爺的出道生涯,你會發現他對世界上一切被強權欺負、壓迫和打壓的群體,都抱著一股打抱不平的態度。

                          在這次采訪中,他還就俄羅斯問題坦言:俄烏沖突的根本原因,在于西方背信棄義,北約不斷向俄羅斯邊境擴張,當年是美國承諾北約不再東擴,換取蘇聯從東歐撤軍的......

                          而在關于二戰的話題中,CNN主持人說:“我們美國不是解放者嗎?” 水爺回道:“你們美國解放個屁,你們美國一直是孤立主義者,你們參戰是因為珍珠港被炸了......”

                          在CNN的采訪中,水爺與主持人的碰撞,真實還原了反強權者與自詡“救世主”者,兩種立場的對峙。

                          Pink Floyd成立至今50多年,在西方云波詭譎的歷史潮流中,他們刺破過當局主流文化的偽善,也給過去蒙昧的思潮帶去過啟示。

                          然而在90年代后,因樂隊成員的出走以及社會上享樂主義的彌漫,水爺和他的搖滾樂一度被擱置在邊緣地帶。

                          正當那些主流們自信地以為自己的價值觀固若金湯之時,2022年,水爺在CNN再次戳穿了那所維系數十年的謊言。

                          水爺,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他這樣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01

                          1977年,Pink Floyd的豬逃跑了。

                          它飛上高空,在倫敦西南市郊的發電站上空懶洋洋地飄過。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里,這只豬不但導致了倫敦國際機場的大量航班取消,還引來了警察和皇家空軍的介入。

                          這個看似荒誕的故事,是出自Pink Floyd當時為創作新專輯而引發的真實事故。

                          這只讓倫敦雞犬不寧的豬,身高9米,體長12米,是水爺一手策劃的“充氣飛豬”。

                          它來自于喬治·奧威爾的小說《動物農莊》當中的隱喻——豬代表統治者,羊代表普羅大眾,狗代表暴力工具,來諷刺當時英國的權貴階級。

                          水爺原本想把這只豬綁在發電廠的巨大煙囪上,來完成新專輯《Animals》的封面視覺,但因為一陣強風襲來,充氣豬順勢騰飛,掙脫捆繩,引發了倫敦當地的一陣騷動。

                          直到當天晚上9點30分,在65公里外肯塔郡的一個農民打來電話,并氣惱地抱怨:“是你在找豬嗎?它落在我的農場里了,把我那群奶牛都嚇壞了。”

                          這場意外的事故,反而讓飛豬原本的沉重寓意變得更加微妙了。

                          這只豬,既詮釋了奧威爾小說的政治隱喻,也讓這支樂隊的水爺“烙印”更加耀眼。

                          在水爺之前,PinkFloyd團隊的領袖是西德·巴瑞特(Syd Barrett),他為樂隊早期定下了卓越的基因,但因濫用藥物和生活錯亂失常,最終導致這位年輕才俊被迫離隊。

                          水爺在1968年接過樂隊的主導權,PinkFloyd正式進入沃特斯(水爺)時代。

                          在PinkFloyd發表《Animals》這張專輯的70年代,也成為是這支樂隊,或者說是水爺控訴強權最轟轟烈烈的時代。

                          水爺有著鮮明的個性,固執、霸道、簡單直接……這些性格要素既塑造了水爺的創作內核。

                          他通過“無國界”的音樂,反思和對抗戰爭、政治、人性、教育、家庭、兩性、毒品……等等社會痼疾。

                          在此過程中,他締造了世人所熟知的那個PinkFloyd。三張在搖滾歷史上舉足輕重的專輯,《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月之暗面);《Wish You Were Here》(愿你在此);《The Wall》(迷墻),皆出自于水爺的主導。

                          這些作品也奠定了PinkFloyd在搖滾樂壇的偉大地位。

                          那只粉嫩的飛豬,成為了一種符號,也成為了水爺反抗霸權的一個面板。

                          他在豬身上寫下過對布什的控訴“彈劾布什”;在特朗普執政期間企圖在美墨邊境建筑圍墻的時候,水爺又在一次演出中,在豬身上寫下“混蛋特朗普和他的墻”“無知、說謊、種族主義、性別歧視”。

                          直至今日,水爺的每場演出,幾乎都會出現一只漂浮在空中的充氣飛豬。

                          除了隱喻的政治符號,在樂隊的許多巡回演出中,更加具象的教員形象、共產主義旗幟,也成為了PinkFolyd的另一個鮮明而特殊的符號。

                          教員和五星紅旗刺眼地出現在英國搖滾樂的舞臺上,下面是一群金發碧眼對中國概念認識淺顯的西方人,場面充滿魔幻。

                          如果你了解水爺的身世,就會理解他為何性格如此“古怪”。

                          他的爺爺在一戰中戰死,父親在二戰中犧牲。

                          在“烈士家庭”中長大的水爺,家中到處都是工廠黨員父親留下來的共產主義書籍。并且,母親也經常帶著年幼的水爺參加共產主義研討會,期間甚至會觀看關于抗日、長征的電影。

                          原生家庭的教育,奠定了水爺的思想傾向,而巧合的是,當他剛開始接觸搖滾時,西方正流行左翼思潮,當時社會上最推崇的偶像,不是別人,正是反抗西方最成功、最讓西方無可奈何的典型代表——教員。

                          這也讓水爺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就與中國建立了一段奇妙的淵源。并且,教員不僅是一個符號,還擁有一套完整的思想體系。

                          水爺對世界上一切被強權欺負、壓迫和打壓的群體,都抱著一股打抱不平的態度。這也是他在舞臺上釋放的所有視覺元素的思想基礎。

                          PinkFolyd所引領的這股思潮,在搖滾樂的吶喊下,逐漸蔓延英國本土,并開始向美國市場進軍。當時英國唱片工業的邏輯是,進入美國,意味著走向了世界舞臺。

                          1967年,Pink Floyd在加州舊金山,完成了美國的首場演出。這支樂隊邁出了征伐世界舞臺的第一步。

                          1969年,則成為了一個意義深遠的年份。

                          那一年,越戰進入到第14年,美國的B-52轟炸機群在北越和寮邊投下難以計數的炸彈;與此同時,60多家媒體的記者從倫敦飛到荷蘭的一家高級酒店,采訪躺在床上的約翰·列儂和他的妻子小野洋子,這就是著名的“床上和平”行動,兩人以此來反抗越戰。

                          同年,阿波羅11號進行了一場舉世矚目的登月行動,在那場登月的現場直播間里,他們請來了PinkFloyd,藉此水爺也登上了更大的歷史舞臺。

                          當時的美國,因獨特的政經與文化氛圍,對Pink Floyd這種帶有迷幻音樂風格和前衛思想的樂隊,具有如饑似渴的需求。

                          二戰后,資本主義的發展,讓美國這個中心舞臺經歷迅速的膨脹。然而,越戰的血腥殘酷讓美國年輕人對戰爭深惡痛絕,亞文化與主流文化的邊界開始針鋒相對,演化出后來著名的“嬉皮士運動”。

                          盡管嬉皮士身上也有著大量負面標簽,甚至為了反抗而反抗。但,和平與自由是引發那場運動的最初動機,也是嬉皮士們真正所追求的內涵。

                          而關于搖滾樂最宏大的舞臺,則在1969年美國的貝瑟爾小鎮上。

                          “自由!自由!自由!”的口號響徹伍德斯托克音樂節的上空,這個原計劃只招募5萬觀眾的演出,最后吸引了50萬人到場,而另有100萬人則在前往音樂節的路上。

                          通向貝瑟爾的路全被堵死,17B號公路徹底淪落為停車場,人們紛紛下車,寬闊的公路變成一條人行道,直升機成為了當時唯一能進入貝瑟爾的交通工具。

                          在為期三天的音樂節上,50萬人在這里食物短缺、管理機構缺失,各種膚色和性取向的人聚集在一起,高喊那句著名的口號:“要做愛,不要作戰”。他們相安無事地生活了三天,沒有發生一起暴力事故。

                          在紀錄片《伍德斯托克音樂節1969》中,一個男孩說道:“音樂真這么重要嗎?我不這么想。人們不知道該如何生活,人們不知道該怎么做,但他們覺得這里或許可以給出一個答案。”

                          在這座小鎮上的狂歡,徹底引發了嚴肅文化與反主流文化之間的崩裂。

                          被歷代大師們窮盡了技巧的音樂,此時,開始變得更加深刻。

                          走在時代前沿的PinkFloyd,不再“古怪”,而是被越來越多人理解。1970年,他們憑借一張實驗性的專輯《Atom Hear Mother》,登頂英國排行榜,從此,Pink Floyd 成為了一支真正具有國際聲譽的前衛搖滾樂隊。

                          他們創造出《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月之暗面);《Wish You Were Here》(愿你在此),并且在1977年發布《Animals》,將他們那只巨大的充氣豬放飛到倫敦上空。

                          在不斷深刻探索之時,Pink Floyd最偉大的專輯誕生——《迷墻》。

                          樂隊將海灣戰爭、中東戰爭和伊拉克戰爭,稱為“只是劊子手們發動戰爭的標榜”,并表示他們“為和平和正義而戰”的目的都是偽裝的,實則是在于維護自己的利益和侵占別人的利益。

                          他們還寫出了那句流傳甚廣的歌詞:“身處權力中心的人永遠不會受傷。” 《迷墻》的誕生,在東西方都引起了巨大的轟動,當時無論是政府還是軍方,都給了他們不小的壓力,要求他們修改歌詞。

                          但最終,他們沒有屈服,堅持沿用原版。

                          《迷墻》的內容涉及二戰對人類的創傷、失去家庭的孩子、學校死板教育遏制學生天性等等,這是一部完全現實主義的作品,也是水爺對音樂如何探索人性議題的進一步思考。

                          這張由兩張碟組成總計80分鐘的概念專輯,在發行之前,曾遭到唱片公司管理層的強烈質疑,他們對這張聽起來“并不好聽”的專輯所能帶來的銷量持有悲觀的態度。

                          結果出乎意料,《迷墻》在商業上贏得極大成功,在美國Billboard上蟬聯15周冠軍。然而,由于作品內容的尖銳,也引來了口碑上的爭議。

                          但在時間的洗禮后,《迷墻》的偉大被再沒有了當初的質疑。“墻”,成為了PinkFloyd的標志話題,“墻”被比喻為人性的枷鎖。

                          水爺想通過專輯傳遞一種精神,在經歷種種挫折和失敗后,不要沉淪和逃避。

                          在樂隊里,隨著水爺在價值觀輸出上的持續加碼,一種潛伏的隱患也開始滋生。在一個團隊中,該服從于誰,該如何服從?內部問題開始愈發明顯。

                          水爺扮演著Pink Floyd的靈魂,但他的領導力并沒有得到團隊所有人的認同。

                          1985年,水爺出走單飛。

                          02

                          這位“靈魂斗士”從樂隊中出走,也抽離出了Pink Floyd過去最顯著的反戰反權威色彩,這一價值觀內核,被濃縮在了水爺個人的搖滾舞臺上。

                          1990年7月21日,在德國的柏林墻舊址波茲坦,他發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音樂演出。

                          水爺聚集了當時歐美最具代表性的一批音樂人和樂隊,現場觀眾達到了25萬人,3000名記者將舞臺下的縫隙擠得水泄不通,這場演出被命名為《迷墻:柏林演唱會》。

                          這是一場被載入搖滾樂史冊的演出,同時也是對“柏林墻倒塌”最濃墨重彩的的藝術解讀。

                          水爺一手操辦了這場頗富政治隱喻的舞臺效果設計——隨著現場演出的推進,一面巨大的模擬墻壁被逐漸壘砌起來,它被豎立在舞臺與觀眾之間,直到這面18米高的墻壁“竣工”,宛如一道真實的柏林墻阻隔了現場25萬人的目光。

                          雙錘黨、英國的米字旗一系列表達政治與宗教的符號,通過舞臺效果被投影到這面墻壁上,水爺則穿著納粹服飾,“喬裝”成一名獨裁者,伴隨他的一聲“Goodbye ,Cruel World(再見,殘酷的世界)”,這面在舞臺上臨時建造起來的墻壁轟然倒塌。

                          水爺是最善于營造舞臺視覺的人,他也借此大膽地輸出著個人的政治主張。反戰,是貫穿他搖滾生涯的一條最重要線索之一。他不針對任何特定國家,而是反對任何強權對任何國家人民造成的傷害。

                          水爺在柏林墻遺址的大秀,正值兩個關鍵歷史年份的夾縫之間,前有1989年的拆除柏林墻,后有1991年的蘇聯解體,時代造英雄,一個大時代成就了水爺,而水爺也給時代鐫刻了奪目的弧光。

                          說到這,或許有很多人會好奇。這么一個具有“破壞力”的音樂人,西方強權們為何視而不見,放任不管?

                          事實上,讓水爺沒想到的是,他竟然被自己反抗的強權當成“棋子”利用了,并很快自己將成為一枚“棄子”。

                          沒有人比美國更了解搖滾樂對政治的撼動力,他們在自己動蕩的60年代,就經歷過搖滾樂與嬉皮士聯盟所帶來的巨大思想沖擊。

                          然而,美國也注意到與搖滾樂與嬉皮士思想沖擊所伴行的巨大副作用——享樂、反叛、縱欲、吸毒……

                          事實證明,這一副作用,并不能動搖美國資本主義,甚至這些個人欲望增長還會助長資本主義繁榮。但是,這些副作用將會對對手造成重創。

                          據“維基解密”公布的一份備忘錄披露,上世紀七十年代,美國曾制定過一份機密的計劃,他們打算派遣鮑勃·迪倫、唐·麥克雷、瓊尼·米歇爾和詹姆斯·泰勒等一批當紅巨星組成的夢之隊,前往蘇聯進行巡演,這支音樂人勢力,將扮演一支撼動蘇聯文化根基的隊伍,打入“敵軍”內部,去贏得蘇聯公眾的支持。

                          這份夢之隊計劃不是美國文化入侵蘇聯的孤例,紀錄片《自由搖滾》制作方,曾耗時十年,采訪了美國前總統卡特、蘇聯領袖戈爾巴喬夫,以及大量搖滾樂團,片方從他們的口中洞悉了搖滾樂在蘇聯解體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而在《回到蘇聯:披頭士如何震撼克里姆林宮》一書中,作者寫道,冷戰期間,以披頭士為代表的西方搖滾樂,是如何通過潛移默化地滲透,通過對蘇聯年輕人的心智灌輸,加速了當地文化鐵幕的瓦解。

                          戈爾巴喬夫在80年代末實行的改革,帶來了美蘇關系的緩和,這也讓搖滾樂一度成為美國外交政策中的一個工具,無孔不入地滲透到蘇聯的鐵幕背后。

                          1990年,水爺在柏林墻遺址操辦的那場舞臺奇觀,敲碎了一面藝術演繹的“柏林墻”,成為了一個時代落幕的休止符。

                          1991年蘇聯解體,水爺們也就正式失去了“工具”價值。等待他的將是一場“清算”。

                          03

                          冷戰后期,在里根總統的改革刺激下,美國享樂消費主義愈發盛行。

                          從1979到1989年的十年之間,1%的美國家庭年平均收入從28萬美元增長至52.5萬美元。據《過度消費的美國人》當中描述,雷克薩斯轎車、勞力士手表、萬寶龍鋼筆、全套高級成衣和藝術收藏品受到富人階層的搶購,在衣食住行上的品牌和品質,成為消費的一個重要坐標。

                          享樂的泛濫,讓保守派大行其道。他們將帶著“破壞”和“不可控”屬性的搖滾、嬉皮士視為洪水猛獸,稱這些人為“垮掉的一代”。

                          嬉皮士、民權運動、伍德斯托克,甚至是平克·弗洛伊德式的反戰反強權思潮,逐個敗于資本。 享樂主義下,高級復雜的審美和精神需求,被粗糙地簡化成消費性的刺激和反應。

                          對秩序不滿?享樂文化會讓你得到滿足;想爭取解放?讓享樂主義釋放你的欲望和本能。

                          美國人更加習慣了借貸消費,以此來規避貨幣貶值所可能帶來的風險。據統計,從1978年到1990年,居民債務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從59%上升到的了75%。

                          經濟上的拜金、文化的享樂、政治上的保守,構筑了保守派在文化工業上的銅墻鐵壁。

                          《娛樂至死》重磅出版,但,人的意志被享樂所奴役的議題,越來越難敲醒“想睡”的人。

                          精神的進步被剝奪了,水爺過去所有的藝術符號,在90年代似乎都變得不再性感。

                          與嬉皮士背道而馳的雅皮士橫空出世,他們代表那些受過良好教育、有較強消費行為的新型群體。他們喜歡享受,卻從不冒險。

                          八九十年代的雅皮士,和六七十年代的嬉皮士,兩個時代催生的群體,也代表了西方時代精神的徹底轉變。

                          這種變化,是有計劃發生的。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美國的主要傳媒機構,幾乎被幾十家大公司所控制,他們形成壟斷的資本集團,控制了整個國家的意識形態。

                          這樣的意識形態壟斷,在更為流行的美國電影工業中被無限的放大,甚至成為那個時代保守派獲得政治籌碼的決定性要素。

                          1994年上映的《阿甘正傳》,是保守派勝利的重要里程碑。它締造了美國保守主義的神話。

                          智商只有75的阿甘,在各種陰差陽錯或者說稀里糊涂的情況下,成為了橄欖球運動員、進入大學、參軍,甚至經商。

                          阿甘經歷了美國在戰后所有的重要歷史事件,他見證了歷史,卻從來沒有真正地參與到歷史當中。這部電影的暗線,是阿甘對美國主流價值觀的嚴格恪守,阿甘的成功來源于他的美德和價值觀,而絕不是他那只有75的智力。

                          阿甘的美德,即是美國傳統美德的縮影,也是保守派們的思想準繩。而與其相對立的叛逆文化、反主流群體,則被完完整整地安插在了片中的另一個關鍵角色——珍妮的身上。

                          珍妮的生活中充滿搖滾樂、反戰、暴力、歧視和罪惡,她質疑社會標準和權威。珍妮的反主流人設在經歷了一系列悲慘命運后,最后走向毀滅,潦草死亡。

                          在保守派語境中,珍妮所代表的反主流群體,他們的反叛與批判,被傲慢地定義為一種道德的缺失,并為其編排了一場悲劇的收場。

                          珍妮在熒幕前裸體演奏反戰神曲《Blowing in the wind》的一幕,成為了耐人尋味的影史片段。

                          在1995年與《阿甘正傳》一同角逐最佳影片的名單中,包含了《肖申克的救贖》和《低俗小說》這些放在任何年代都可稱為神作的優秀影片?!缎ど昕说木融H》更是在多個權威影史榜單中常年雄踞榜首,但在保守派的“淫威”下,這部影片也成為了一部永遠帶著遺憾的無冕之王。

                          《阿甘正傳》的政治味道被保守黨進行了充分的發揮,在當時的中期選舉前,這部影片成為保守派進行斗爭的戰略性工具。在各個影院排片上,獲得充分“照顧”。

                          1994年共和黨國會競選勝利,《阿甘正傳》在其政黨的意識形態方面,發揮了獨特的作用。

                          在保守派把控的西方政治舞臺上,就像珍妮的失落一樣,以水爺和Pink Floyd為代表的群體,某種程度上被強權一步步“逼”到歷史的角落中,成為了“異類”。

                          尾聲

                          締造了“保守主義神話”的《阿甘正傳》中,阿甘童話般地經歷了一段漫長的西方歷史,他堂而皇之成了歷史見證者,也強行成為了“正統”的代表。

                          但實際上,水爺才是那個真正經歷過真實動蕩年代的親歷者,他目睹親人和同輩殞命于一戰二戰,也親身參與了戰后的歷史。他直觀感受到強權以及強權挑起的戰爭,帶給人民的苦難。

                          而遺憾的是,水爺所代表的那些人,以及所有的真實記憶,卻連同搖滾樂一起,卻被邊緣化、被禁錮在歷史垃圾桶里。

                          在PinkFloyd銷量空前的那張《月之暗面》專輯中,通過講述一個“精神病人”的與眾不同,諷刺了那些所謂的正常人。

                          在那些正常人控制的世界里,只能在“月之背影”才能看見他。

                          這是整張唱片的精神所在,就是對強權統治下的世界的隱喻和預言。

                          然而,那些沉湎于享樂世界的人,早已構筑起一道嶄新的迷墻,自90年代以來,與Pinkfloyd所保守的清醒,徹底的分道揚鑣。

                          即便如此,強權對自由思想的泯滅,卻并未就此收手。

                          2021年,馬克·扎克伯格想用Pink Floyd的作品來用作旗下Instagram的宣傳曲,為此,他給水爺發了一條尋求授權的短信。

                          在看到這條短信后,水爺干脆地回了兩個字,“滾蛋!”

                          在后來的一次訪談會議中,水爺拿出這條短信記錄,呵斥道:“臉書那樣的公司就是想控制一切,我希望能將自己的版權貢獻給有能力反抗扎克伯格的人。我不會與扎克伯格這種人同流合污的。”

                          水爺一輩子都是拒絕這樣的同流合污。即使他知道自己并沒有足夠的能力去反抗。

                          《孟子》有云: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反躬自省,正義確在我手中,就算對方千軍萬馬,我仍奮勇向前。

                          這正是這個時代所稀缺的精神,認清了現實,依舊堅持。就像水爺對臺海問題的發聲,他明知自己的發言會引來西方主流文化的圍攻,那又如何?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焦桐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公眾號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熱議聯想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1800多人感染,99%都有同一特點!最新毒株侵入海南沒你想那樣簡單
                        2. 媒體關于北大沈元的輿論導向令人憂慮
                        3. 重拳出擊!頭號中醫黑丁香醫生被禁言,大瓜要來了!
                        4. 丁香園被全網禁言,但它只是小角色
                        5. 丁香醫生背后,真正的境外勢力
                        6. 毛主席70年前對美國的評價,太神了!
                        7. 重磅!湖北日報知情人士爆料起訴內幕:不可思議!
                        8. 朝鮮完勝疫情,證明利益集團才是萬惡之源
                        9. 從頭再來:54位下崗職工的口述實錄(一)
                        10. “丁香醫生”被封,冤枉嗎?
                        1. 解放臺灣的方式由什么決定?
                        2. 不要脫離具體歷史背景套用毛主席的“不打美艦”
                        3. 中科院退休老科學家蝸居13平米老破小,我炸裂了!
                        4. 是不是抹黑?還是看看事實吧!
                        5. 當官員花錢讓我刪文章
                        6. 關于實力,我的一點拙見
                        7. 這次紅歌會網事件與往常事件的異同
                        8. 美國在沿海挑釁怎么辦?這個國家做出榜樣:掃射,抓人,扣船!
                        9. 蔡英文電視講話就是“臺獨”宣言,解決臺灣問題必須提速
                        10. 饒毅給人下跪,要記住這句話
                        1. 為什么文革中“漢奸、叛徒、特務、反革命”特別多?
                        2. 給貪官舔屁眼,我國專家又舔出了新高度
                        3. 老田:為何美帝敢于在中國主權問題上頻繁挑釁——關于經濟主權瓦解的噩兆以及可置信承諾問題
                        4. 反正也睡不著了,就問一下我們還有墻角嗎?
                        5. 終于有動靜了,他們慌了...
                        6. 佩洛西曾在東城被抓,老妖婆到底是不是女流氓?
                        7. 前三十年的論爭是誰挑起的
                        8. “拭目以待”到底是什么?這兩天就見分曉了!
                        9. 解放臺灣的方式由什么決定?
                        10. 不許侮辱張麻子!警惕輿論場中的“大棋派”
                        1. 珍稀藏品!朝鮮出版毛主席紀念郵票!
                        2. 丁香園被一鍋端,為何全網歡慶?
                        3. 解放臺灣的方式由什么決定?
                        4. 去三亞旅游的都是壞人嗎?
                        5. 從頭再來:54位下崗職工的口述實錄(一)
                        6. 中科院退休老科學家蝸居13平米老破小,我炸裂了!
                        在她销魂的身体里疯狂冲刺